薄荷子MSing

有缘再见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狼人杀》(全员向,烧脑)周瑜视角

「周瑜视角」

“欢迎来到狼人杀游戏。”
周瑜突然觉得脑袋有些晕,缓了半天稍微好一些了,才缓缓睁开眼。
-
唔。
我是谁?
这是哪?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
“不用担心。你们什么都想不起来是因为你们与这个时间和空间不合所造成的暂时性失忆,为了防止因为记忆的过于缺乏而造成一些尴尬,我的能力有限,现在只能让你们想起来一部分事情。”
那人对于众人的失忆,这么解释道。
周瑜撇了撇嘴。
蓝色的光芒绽放,周瑜闭上眼睛,感受着这温和的能量。
-
“周瑜大人!”
一个萝莉体型的女孩子朝他腼腆地笑了笑,从背后拿出一束粉红色的捧花,递到他面前。
“周瑜大人,婉儿…婉儿心悦你!”
周瑜看到自己伸出手,接过捧花,俯下身吻了吻女孩的额头。
“我也是,小乔。”
“哟,祝99。”诸葛亮站在周瑜身后,狠狠拍了一下周瑜的肩膀。
“99。”大乔微笑着看着一脸羞涩的小乔,敛了敛眸。
“谢谢。”小乔低下头耳朵通红通红的。
周瑜失笑,把小乔揽到怀里,凑到小乔耳边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到,“婉儿,公瑾也心悦你。”
直到感觉到小乔的脸热得快熟了,周瑜才勾了勾嘴角,吻了怀里娇小的人儿。
-
婉儿…
周瑜滞了滞,看向身旁那个扎着两个丸子头的女孩儿,却见那个人也正看着自己,便一笑。
“婉儿。”
-
周瑜习惯性地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环视着众人。
诸葛亮也在啊。
大乔也是。
周瑜紧绷的神经终于有些许放松。
当一个人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面对陌生的人,总会有些慌乱和紧张,但是当你发现你的朋友在你身边的时候,就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有了可以依靠的事物,自然会放松许多。
更何况,自己最心爱的人也在旁边。
小乔。
-
面对那人给出的游戏规则,周瑜皱着眉,总觉得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所以当那人问到还有没有问题的时候,周瑜下意识地答了。
15双眼睛和一个水晶球同时看向周瑜,周瑜愣了一下。
mmp我还没想出来有什么问题啊。
思考片刻,周瑜随便拖了个问题出来。
却没想到,会得到“生不如死”这样的答案。
生不如死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一个人究竟受到怎样的创伤才会觉得生不如死?
明明只要活着,就还会有希望啊,为什么要放弃这样的希望,反而觉得死去才是解脱呢?
很好奇呐。
-
淘汰即死亡。
这个规则让周瑜怔了足足一秒多钟,他看向身边的小乔,看着小乔因不可置信和恐惧放大的瞳孔,周瑜握了握拳。
一定要保护好她。
绝对。
-
预言家?周瑜看着手中的身份牌愣了愣。
预言家:共3人,每个夜晚可共同查看一位玩家的身份,白天则利用自己知道的人的身份,投出狼人。狼人全部淘汰则获得胜利。(注:狼人共5名。)
“喂?莫西莫西?另外两位预言家你们在吗?”脑海中突然冒出诸葛亮含笑的声音。
周瑜被吓了一跳,差点在路上平地摔,不过幸好没有,不然造型可就乱了。
头可断,血可流,造型可乱不得。
“在。”周瑜答到。
“诶公瑾你也是预言家啊,真巧真巧。”
周瑜理头发的手顿了一下。
啊诸葛的回忆里也有我啊。
“一点也不想跟诸葛你有着同样的身份。”
“啧啧啧。听这个不善的语气就知道你绝对想起来我了。”
嗯?他知道很多关于我的事情吗?
“我以前对你很不善吗?”
“难道很友善吗?”
“呃…”我怎么知道。
空气中有那么一丝丝的尴尬。
周瑜摸了摸鼻子。
“今晚准备查谁?”
“随便啊。”诸葛亮笑了笑,“我现在除了你谁也不认识,你又是预言家,随便你查谁吧。”
“嗯…话说另一个预言家呢?预言家不是三个吗?”
“不知道。”
周瑜皱了皱眉:“难道这个聊天频道不是自动连上的吗?所以另一个预言家应该也在啊…”
“emmmm…莫西莫西?第三位预言家在的话说个话呗?”
无人回答。
“估计是真的不在了。”
“…”周瑜的内心很懵逼。
算了,等会白天问问那人吧。
-
小镇里的夜晚真的是极其的黑暗。忽明忽暗的昏黄的灯光更营造了一种恐怖的气氛。只有那银白的月亮还在为小镇提供唯一的光线。
周瑜在小镇里四处闲逛着,顺便在脑海中形成小镇的路线图。
mmp为什么这里这么大。
走了半天都没人。
周瑜伸手擦去额上因紧张和精神长时间高度集中沁出的汗珠,喘了几口气。
那就先查人吧。
随便推开一家小店的门走进去,周瑜眯起眼睛,想尽量看清店内的布局。
咦还有水喝。
周瑜在店内随便拿起一杯矿泉水,犹豫了一下。
总不会玩个几天都不给水喝吧。
不过那人好像没有提到跟这些有关的事呢。
那就喝吧。
渴死爸爸了。
周瑜拧开瓶盖就灌了一口下去。
“诸葛?”一口水咽下去,周瑜心情好了许多。
“嗯?”
“我查小乔了啊。”
“你查吧。”
“好。”
周瑜往小店深处走去,直到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关上门,打开灯。
“呃…诸葛?”
“怎么了?”
“…怎么查来着?”
“……”诸葛顿了顿,叹了口气,“你没仔细看预言家规则的吗?”
“周围太暗了不想看。”
“…啧。”诸葛咂舌,“你找一张纸写下你想查的人的名字,然后在末尾签下你的名字,静置五秒,五秒后那张纸的背面就会出现你查的人的身份。”
“哦。”周瑜在房间里翻了翻,很快翻到了一本草稿本和一支笔。
用风骚的字体写下“小乔”二字,而后签下自己的名字,周瑜看了看纸上的四个字,勾着嘴角在中间画了个爱心。
小乔♡周瑜
很好。
静置五秒吗。
周瑜把纸条放在桌上,笔叼在嘴里。
五秒到了。
周瑜翻过纸条。
-
狼人。
-
周瑜的呼吸狠狠一窒。
为什么偏偏是狼人。
“预言家:共3人,每个夜晚可共同查看一位玩家的身份,白天则利用自己知道的人的身份,投出狼人。狼人全部淘汰则获得胜利。”
狼人淘汰则获得胜利。
恐怕小乔的胜利条件里,自己也要死去吧。
周瑜平稳住呼吸。
那就护着小乔,不让她被投票出局,等到最后再让她杀了自己吧。
她会舍得吗?
周瑜苦笑。
-
“公瑾?公瑾你还好吗?”诸葛焦急的声音自脑内传来。
“不好,一点也不好。”
“纸条我这收到了一张,”诸葛亮顿了顿,“你准备怎么办?”
“让她赢吧。”
“…”诸葛沉默了片刻,“可是,你一个人护不住她的。”
“怎么会?我爆我是预言家,然后说我查了婉儿不是狼人。”
“你不觉得你这样很自私吗?”
“…”
“狼人那边的胜利条件恐怕是要杀很多人吧,你不能因为想要婉儿赢就这样卖了这么多人。”
“为什么不能?”
“因为这…”
“可是她是我最爱的人。”
-
诸葛亮后来再没有说过话,周瑜也不至于自找没趣主动跟他说话。
于是一个夜晚就这么看似平静地过去了。
周瑜睁开疲惫的双眼。
诸葛的话一直在他耳边回荡。
究竟是保护小乔,还是选择让尽量少的人死亡?
他做了一夜的思想斗争。
结果便是…
-
“周瑜,出局。”
-
??????
卧槽?
发生了什么?
-
就这么出局了吗?
那…我该怎么保护婉儿?
婉儿…
婉儿…
对不起了。
-
“真是可怜呢。”
那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允许你以灵体的形式在这个白天看看大家吧。”
一个蓝色的人形出现在面前,他没有具体的模样,只有一个轮廓。那人慢慢走近周瑜,把手贴在周瑜的胸口。
“去看看你的婉儿吧。”
谢谢。
周瑜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
-
眼睛一花,下一秒周瑜已经坐在了钟楼里,婉儿在他身边,以期待的目光看着钟楼的大门。
直到最后庄周和扁鹊走进钟楼,她的表情才渐渐变得不安。
看着最后满脸泪水,不断说着“对不起”的小乔,周瑜才发现自己也哭了。
冰凉的泪水顺着脸颊划下。
周瑜站在小乔背后,把下巴放在小乔的肩上,却穿了过去。
连摸都摸不到吗…
-
婉儿。
该说对不起的,
应该是我才对啊。
——————☆——————
嘟嘟就这么死了。
对,就这么死了。
但是嘟嘟怎么死的…你们猜呀~
猜对给点文√
另外小可爱们怎么都不评论不催更的啊quq没评论有些不想更新orz
真的很喜欢看小可爱们对我文的猜测和评价呢quq错了也没关系你们尽管猜嘛,要不你们只要随便说中一点就给点文好吧quq
不过这样的名额只有一个!其他的还是猜中了我想要的就给点文!cp除信白信外不限,梗任点!
我在这给小天使们跪了求评论求私信啊quq

《狼人杀》(全员向,烧脑)FIRST DAY

卡了好久但还是把跳跳写ooc了(跪
凑合看看吧…
嗯小可爱们不怎么喜欢猜剧情啊,多猜一下万一就猜对了然后给你们点文了呢是不是XD
顺手艾特一下我家咸鱼画师 @季安先生
如果看到她在评论区剧透请千万不要信!!!
嗯就这样吧。
下面正文↓

——————♡——————

「FIRST DAY」

“那么,天亮了哟!请各位回到钟塔来~”
庄周揉了揉眼睛,从窗户翻了出去,从来时的路往回走。
“哟,庄周!”
庄周听到有人在叫自己,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扁鹊正微笑着向他挥手。“一起走吗?”扁鹊问道。
庄周点点头:“嗯,走吧。”
-
庄周和扁鹊到钟楼时天已经很亮了,人基本已经到齐了,两人寻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才发现还有一人未到。
“嗯,人齐了哟,我们准备要发言投票昂!”水晶球闪了闪,蓝色的光芒似乎旺盛了一些。
“可是周瑜大人还没到!”小乔皱着眉头,紧张地抓住裙子的一角。
“对啊我知道啊。”那人笑。
“那…”小乔有些疑惑,但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难不成…”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那人一字一顿地笑道,“他,死,了,哟。”
小乔的脸唰地白了,“怎…怎么会…”
“这个…是巫师毒的还是狼人杀的这种事情,就不能告诉你了。”那人嘿嘿一笑,蓝色的光芒闪烁着。
小乔瞪大了眼睛,望向刘邦的方向。
刘邦耸耸肩,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小乔咬了咬下唇,看着水晶球闪烁的蓝光,泪水在眼眶中滚动着,却倔强地不愿溢出。小乔痛苦而小声的哽咽:“周…周瑜大人。没保护好你,对不起…”
-
“那么,现在请按顺序发言吧。嗯,还是从庄周你开始好了。”
庄周张了张嘴,却没有声音。他看了看韩信,见韩信正低着头不知在沉思些什么,垂了垂眸。
“我在一个地方躲了一晚上,什么都不知道。”庄周环视周围,认真道。“过。”
韩信挠了挠头发,“我也是,第一晚总是要保命嘛。”
知道了什么的庄周斜了韩信一眼。
去你的一晚上哪都没去。
-
一圈下来基本上都是这种发言,不是说看了一晚上星空就是晃了一晚上但是谁都没有遇到。
总之一点能用的信息都没有。
那人似乎也很有些尴尬:“呃……我看就这点信息你们也不好投票,算了,今天就不投票了。让你们自由聊天一天吧。”
“不过,先还你们一段记忆。”
-
“庄周,你坐到那里吧。”班主任指着窗边一个座位。庄周看过去。
嗯。窗边,很好,符合我高冷的气质。
庄周弯了弯眼睛,顺从地走到老师指定的位置。
同桌正趴在桌上,似乎睡着了,红色的发丝铺在桌上,搭在肩上。
哇,似乎是个美人同桌。
庄周勾了勾嘴角,表示现在心情很好。
但是经过了一节漫长而无趣的战斗基础知识课,庄周已经快要睡着了。
然而毕竟是转来第一天,第一节课就睡着是不是不太好。
于是庄周还是艰难地撑到了下课。
而他的“美人”同桌也终于悠悠转醒。
同桌揉了揉眼睛,看到旁边突然坐着一个人似乎吓了一跳,睁大眼睛打量着庄周。
庄周死鱼着眼睛。
mmp为什么同桌是个男生。
待同桌上上下下把庄周打量了个遍,才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是转校生吗?成为我的同桌了呢。”
“我叫韩信,韩重言。你呢?”
现在心情很不好的庄周礼貌性地一笑:“庄周,庄子休。”
-
“庄周同学,还适应农药学院的课程吗?”班长张良拿着本书,走了过来,他似乎很想拉起一个笑容,但无奈面部肌肉不允许,于是肌肉抽搐着,略有些恐怖。
庄周被吓了一跳,连连点头称是。
张良满意地点点头,推了推自己的金丝单边基佬镜,离开了。
庄周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听到旁边女生的笑声,便顺着声音看过去。
几个女生正窝在一起,看着庄周笑得开心。
庄周不解,透过窗户看了看自己的倒影。
脸上没沾着什么东西啊。
一姑娘走过来:“庄周你好!我是孙尚香,职业是射手。”
“嗯,你好。”
“你一定很好奇我们刚才为什么笑吧?”
孙尚香捂着嘴,弯弯的眼角暴露了她在偷笑。
“嗯?”
“嗯,怎么说呢。”孙尚香犹豫了一会,组织了一下语言“我们只是觉得你很可爱,然后……嗯……很受!”
“……”庄周懵逼。很瘦?自己很瘦有毛病吗?
小乔走过来,善意地递上自己的手机,然后拉着孙尚香退开。
小乔的手机上正开着某度,而搜索的词条正是“攻受”。
庄周接过粉红色的手机,仔细阅读了上面的内容,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群姑娘太没眼光了!
老子这么帅气这么牛逼肯定是攻啊!攻!!!
-
直到上课小乔还没把她手机要回去,庄周想了想,准备等到下课再给她。
“婉儿婉儿!有短信。”
庄周被吓了一跳。
……奇葩的铃声。
本来庄周秉着不侵犯隐私权的原则是不准备偷看的。
但是无意中瞟到了两个字。
庄周。
emmmm…
既然是关于自己的我看看也没毛病的对吧?
庄周这么想着,毫无心理压力地戳开了短信。
from香香
妈呀跳跳一直盯着庄周看在你注意到没有!
这对cp我吃了!信庄大法好!
跳跳?信?
韩信吗?
庄周看向韩信,这才发现,这一整节课韩信都在撑着头看着自己。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韩信的脸上,把他的脸照的有些红。
庄周被盯得浑身难受,皱了皱眉放下手机听老夫子讲课。
“嗯,今天的内容讲完了,离下课还有些时间,我来给大家补充点比较有意思的东西吧。”老夫子整理了一下讲台上的备课本和资料,清了清嗓子。
韩信终于对上课有了兴趣,把目光离开了庄周。
庄周松了口气。
老夫子捋了捋胡子:“在王者峡谷里,大家都知道,胜利的目标就是拆除地方水晶,所以我今天给大家补充个很简单的小技巧——偷塔、偷水晶!”
韩信眼睛一亮。
老夫子继续道,“当然,偷塔这事也不是谁都能行,一般适用于灵活性高的刺客和有一定位移和保命能力的射手,部分伤害较高的战士也可以客串一下。”
“…………”
哦。不适用于辅助和坦克啊。
那还听屁。
庄周撇了撇嘴,把视线放到了窗外。
-
好不容易把班上所有人和名字对上号,一天的课也结束了。
庄周打了个哈欠,往学生宿舍的方向走去。
他是刚转来的转校生,行李昨天已经整理好了,可惜的是昨天三个舍友都出去了,不在宿舍。
共住的人吗。
庄周绝对不会承认有些小期待。
-
庄周哼着歌推开宿舍的门,愣了一下,迅速把门关上。
一定是我打开门的姿势不对。
庄周重新勾起嘴角保持微笑,再次推开门。
“哟,转校生。”
刘邦微笑着朝他打了个招呼。
“嗯。”张良朝着他点了点头,顺便把刘邦抱着他的手扯开。
“………”韩信盯着庄周,不语。
庄周有点想死。
刘邦是学校里出名的流氓,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那种。张良则是学校里出名的好学生,外加学生会副会长,听说老师让他管着刘邦的。
至于韩信…
对这个盯了自己一整天的人自己实在是生不出什么好感。
什么鬼舍友啊…
-
一到晚上刘邦就把张良拉出门不知道做什么去了,宿舍里只剩下韩信和庄周。
韩信也终于不死盯着庄周看了,他倒了杯温开水,喝了一口。
“他们两个人从来不在宿舍里住的。”
庄周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韩信是在和他说话。
“哦…”
宿舍里又陷入沉默。
庄周有点不能忍受这种气氛,撇了撇嘴,犹豫了片刻才开口:“话说,你叫韩信对吧?”
“叫我重言。”
“………”庄周哽了一下,深呼吸了一下才再次开口,“好,重言…你今天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
韩信喝水的动作停了一下,他把空杯子放回远处,把头歪向一边。
“因为……”后面几个字庄周没怎么听得清。
“什么?”
“因为…”韩信顿了顿,“因为你…好看…”
??????
几个问号已经不足以表达庄周此时内心的懵逼了。
“昨天张良跟我说今天会来一个转校生,不出意外会坐在我旁边,他让我不要吓到你…”
“然后你就觉得我好看却不敢跟我说?”
“嗯…………”
“噗。”庄周有些忍不住了,大笑了出来。
“诶你笑什么啊!”韩信皱着眉瞪着庄周,庄周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韩信红透的耳朵。
“好吧,重新认识一下。”庄周勾起嘴角,愉悦地伸出手,“我叫庄周,庄子休,以后就是你的同桌兼舍友啦。”
韩信愣了一下,也笑了,握住庄周的手:“我叫韩信,韩重言,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
蓝光再次一闪,庄周晃了晃神。
重言。
重言。
重言。
庄周默念着韩信的名字,有些克制不住内心的悸动。
-
韩信睁开眼,表情有些复杂。
子休。
庄周庄子休啊…
韩信下意识地看向庄周,只见庄周紧闭着眼睛,眼睫毛颤啊颤的,嘴巴翕动,不知在说什么。
韩信把耳朵贴过去。
“重言。”
“重言。”
韩信愣了愣,瞪大了眼睛,更是克制不住内心的狂喜。
子休。
原来你还记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