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子MSing

有缘再见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狼人杀》(全员向,烧脑)FIRST DAY

卡了好久但还是把跳跳写ooc了(跪
凑合看看吧…
嗯小可爱们不怎么喜欢猜剧情啊,多猜一下万一就猜对了然后给你们点文了呢是不是XD
顺手艾特一下我家咸鱼画师 @季安先生
如果看到她在评论区剧透请千万不要信!!!
嗯就这样吧。
下面正文↓

——————♡——————

「FIRST DAY」

“那么,天亮了哟!请各位回到钟塔来~”
庄周揉了揉眼睛,从窗户翻了出去,从来时的路往回走。
“哟,庄周!”
庄周听到有人在叫自己,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扁鹊正微笑着向他挥手。“一起走吗?”扁鹊问道。
庄周点点头:“嗯,走吧。”
-
庄周和扁鹊到钟楼时天已经很亮了,人基本已经到齐了,两人寻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才发现还有一人未到。
“嗯,人齐了哟,我们准备要发言投票昂!”水晶球闪了闪,蓝色的光芒似乎旺盛了一些。
“可是周瑜大人还没到!”小乔皱着眉头,紧张地抓住裙子的一角。
“对啊我知道啊。”那人笑。
“那…”小乔有些疑惑,但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难不成…”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那人一字一顿地笑道,“他,死,了,哟。”
小乔的脸唰地白了,“怎…怎么会…”
“这个…是巫师毒的还是狼人杀的这种事情,就不能告诉你了。”那人嘿嘿一笑,蓝色的光芒闪烁着。
小乔瞪大了眼睛,望向刘邦的方向。
刘邦耸耸肩,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小乔咬了咬下唇,看着水晶球闪烁的蓝光,泪水在眼眶中滚动着,却倔强地不愿溢出。小乔痛苦而小声的哽咽:“周…周瑜大人。没保护好你,对不起…”
-
“那么,现在请按顺序发言吧。嗯,还是从庄周你开始好了。”
庄周张了张嘴,却没有声音。他看了看韩信,见韩信正低着头不知在沉思些什么,垂了垂眸。
“我在一个地方躲了一晚上,什么都不知道。”庄周环视周围,认真道。“过。”
韩信挠了挠头发,“我也是,第一晚总是要保命嘛。”
知道了什么的庄周斜了韩信一眼。
去你的一晚上哪都没去。
-
一圈下来基本上都是这种发言,不是说看了一晚上星空就是晃了一晚上但是谁都没有遇到。
总之一点能用的信息都没有。
那人似乎也很有些尴尬:“呃……我看就这点信息你们也不好投票,算了,今天就不投票了。让你们自由聊天一天吧。”
“不过,先还你们一段记忆。”
-
“庄周,你坐到那里吧。”班主任指着窗边一个座位。庄周看过去。
嗯。窗边,很好,符合我高冷的气质。
庄周弯了弯眼睛,顺从地走到老师指定的位置。
同桌正趴在桌上,似乎睡着了,红色的发丝铺在桌上,搭在肩上。
哇,似乎是个美人同桌。
庄周勾了勾嘴角,表示现在心情很好。
但是经过了一节漫长而无趣的战斗基础知识课,庄周已经快要睡着了。
然而毕竟是转来第一天,第一节课就睡着是不是不太好。
于是庄周还是艰难地撑到了下课。
而他的“美人”同桌也终于悠悠转醒。
同桌揉了揉眼睛,看到旁边突然坐着一个人似乎吓了一跳,睁大眼睛打量着庄周。
庄周死鱼着眼睛。
mmp为什么同桌是个男生。
待同桌上上下下把庄周打量了个遍,才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是转校生吗?成为我的同桌了呢。”
“我叫韩信,韩重言。你呢?”
现在心情很不好的庄周礼貌性地一笑:“庄周,庄子休。”
-
“庄周同学,还适应农药学院的课程吗?”班长张良拿着本书,走了过来,他似乎很想拉起一个笑容,但无奈面部肌肉不允许,于是肌肉抽搐着,略有些恐怖。
庄周被吓了一跳,连连点头称是。
张良满意地点点头,推了推自己的金丝单边基佬镜,离开了。
庄周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听到旁边女生的笑声,便顺着声音看过去。
几个女生正窝在一起,看着庄周笑得开心。
庄周不解,透过窗户看了看自己的倒影。
脸上没沾着什么东西啊。
一姑娘走过来:“庄周你好!我是孙尚香,职业是射手。”
“嗯,你好。”
“你一定很好奇我们刚才为什么笑吧?”
孙尚香捂着嘴,弯弯的眼角暴露了她在偷笑。
“嗯?”
“嗯,怎么说呢。”孙尚香犹豫了一会,组织了一下语言“我们只是觉得你很可爱,然后……嗯……很受!”
“……”庄周懵逼。很瘦?自己很瘦有毛病吗?
小乔走过来,善意地递上自己的手机,然后拉着孙尚香退开。
小乔的手机上正开着某度,而搜索的词条正是“攻受”。
庄周接过粉红色的手机,仔细阅读了上面的内容,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群姑娘太没眼光了!
老子这么帅气这么牛逼肯定是攻啊!攻!!!
-
直到上课小乔还没把她手机要回去,庄周想了想,准备等到下课再给她。
“婉儿婉儿!有短信。”
庄周被吓了一跳。
……奇葩的铃声。
本来庄周秉着不侵犯隐私权的原则是不准备偷看的。
但是无意中瞟到了两个字。
庄周。
emmmm…
既然是关于自己的我看看也没毛病的对吧?
庄周这么想着,毫无心理压力地戳开了短信。
from香香
妈呀跳跳一直盯着庄周看在你注意到没有!
这对cp我吃了!信庄大法好!
跳跳?信?
韩信吗?
庄周看向韩信,这才发现,这一整节课韩信都在撑着头看着自己。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韩信的脸上,把他的脸照的有些红。
庄周被盯得浑身难受,皱了皱眉放下手机听老夫子讲课。
“嗯,今天的内容讲完了,离下课还有些时间,我来给大家补充点比较有意思的东西吧。”老夫子整理了一下讲台上的备课本和资料,清了清嗓子。
韩信终于对上课有了兴趣,把目光离开了庄周。
庄周松了口气。
老夫子捋了捋胡子:“在王者峡谷里,大家都知道,胜利的目标就是拆除地方水晶,所以我今天给大家补充个很简单的小技巧——偷塔、偷水晶!”
韩信眼睛一亮。
老夫子继续道,“当然,偷塔这事也不是谁都能行,一般适用于灵活性高的刺客和有一定位移和保命能力的射手,部分伤害较高的战士也可以客串一下。”
“…………”
哦。不适用于辅助和坦克啊。
那还听屁。
庄周撇了撇嘴,把视线放到了窗外。
-
好不容易把班上所有人和名字对上号,一天的课也结束了。
庄周打了个哈欠,往学生宿舍的方向走去。
他是刚转来的转校生,行李昨天已经整理好了,可惜的是昨天三个舍友都出去了,不在宿舍。
共住的人吗。
庄周绝对不会承认有些小期待。
-
庄周哼着歌推开宿舍的门,愣了一下,迅速把门关上。
一定是我打开门的姿势不对。
庄周重新勾起嘴角保持微笑,再次推开门。
“哟,转校生。”
刘邦微笑着朝他打了个招呼。
“嗯。”张良朝着他点了点头,顺便把刘邦抱着他的手扯开。
“………”韩信盯着庄周,不语。
庄周有点想死。
刘邦是学校里出名的流氓,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那种。张良则是学校里出名的好学生,外加学生会副会长,听说老师让他管着刘邦的。
至于韩信…
对这个盯了自己一整天的人自己实在是生不出什么好感。
什么鬼舍友啊…
-
一到晚上刘邦就把张良拉出门不知道做什么去了,宿舍里只剩下韩信和庄周。
韩信也终于不死盯着庄周看了,他倒了杯温开水,喝了一口。
“他们两个人从来不在宿舍里住的。”
庄周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韩信是在和他说话。
“哦…”
宿舍里又陷入沉默。
庄周有点不能忍受这种气氛,撇了撇嘴,犹豫了片刻才开口:“话说,你叫韩信对吧?”
“叫我重言。”
“………”庄周哽了一下,深呼吸了一下才再次开口,“好,重言…你今天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
韩信喝水的动作停了一下,他把空杯子放回远处,把头歪向一边。
“因为……”后面几个字庄周没怎么听得清。
“什么?”
“因为…”韩信顿了顿,“因为你…好看…”
??????
几个问号已经不足以表达庄周此时内心的懵逼了。
“昨天张良跟我说今天会来一个转校生,不出意外会坐在我旁边,他让我不要吓到你…”
“然后你就觉得我好看却不敢跟我说?”
“嗯…………”
“噗。”庄周有些忍不住了,大笑了出来。
“诶你笑什么啊!”韩信皱着眉瞪着庄周,庄周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韩信红透的耳朵。
“好吧,重新认识一下。”庄周勾起嘴角,愉悦地伸出手,“我叫庄周,庄子休,以后就是你的同桌兼舍友啦。”
韩信愣了一下,也笑了,握住庄周的手:“我叫韩信,韩重言,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
蓝光再次一闪,庄周晃了晃神。
重言。
重言。
重言。
庄周默念着韩信的名字,有些克制不住内心的悸动。
-
韩信睁开眼,表情有些复杂。
子休。
庄周庄子休啊…
韩信下意识地看向庄周,只见庄周紧闭着眼睛,眼睫毛颤啊颤的,嘴巴翕动,不知在说什么。
韩信把耳朵贴过去。
“重言。”
“重言。”
韩信愣了愣,瞪大了眼睛,更是克制不住内心的狂喜。
子休。
原来你还记得我。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