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子MSing

有缘再见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狼人杀》(全员向,烧脑)ZERO by薄荷子

这里薄荷子☆
狼人杀这个坑大概会很长很长,烧脑向。
cp见tag,勿ky,勿ky,勿ky。
下面正文(o°ω°o)
♡——————————♡
「ZERO」

“欢迎来到狼人杀游戏。”
清冷而又莫名熟悉的声音在众人脑海中回荡。
庄周的眼睫毛闪了闪,眯着双眼。似乎是因为眼睛闭久了不习惯光芒,庄周伸出手挡了挡,再放下手时,那对淡金色的双眸露出了淡淡的迷茫。
迷茫的人不止庄周,在庄周面前有一张巨大的圆桌,圆桌的一圈共坐了16个人,或男或女,或高或矮,每个人的表情都无比的疑惑与迷茫。
“你们,是否在回忆什么?”那个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圆桌的正中央出现了一个淡蓝色的水晶球,水晶球里是一道模糊的影子,那个声音每说一个字,那道影子便闪一下。
“不用担心。你们什么都想不起来是因为你们与这个时间和空间不合所造成的暂时性失忆,为了防止因为记忆的过于缺乏而造成一些尴尬,我的能力有限,现在只能让你们想起来一部分事情。”
水晶球中绽放出一道强盛的淡蓝色光,这光芒虽强,却很柔和。光芒温柔地包裹着众人,将一个暖洋洋的能量往众人的大脑里输入,奇怪的是,明知这是一个危险的举动,在座的各位竟无一人有反抗的举动。
——实在是太熟悉了,这股力量。
庄周也在这淡蓝色的光芒中,闭上了双眼。
***
“子休?”
…。
“庄!子!休!”
…好吵。
“庄子休我知道你在装睡你再不起来我就亲你了!”
…幼稚。
庄周叹了一口气,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就是我一张巨大无比的脸,和一对幽黑色的双眸。
“这么不想让我亲啊?我不管,你不理我,我就要亲亲抱抱举高高!”那人撇了撇嘴,一脸委屈的样子,火红色的头发梳至脑后,扎着高高的单马尾。
就在庄周恍惚的同时,那人坏笑了一下,深深地吻了下来。
甜蜜而温柔。
“我叫韩信,韩重言,你呢?”
“子休,真的很可爱呢。”
“子休!谁欺负你了?我,我去帮你打他!”
“子休,我帮你报仇了哟!嘶……好痛……”
“子休,要一直在一起哟,不然,我就把你的鲲抱走!”
“子休……”
韩信韩重言是吗?
我记住了哟。
***
光芒消失,众人再次睁开双眼,身体轻松了许多,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也因为刚刚看到的事物而放松下来。双眼里不再是迷茫和戒备,他们看向不同的方向,不同的人,眼神中的意味不尽相同。
“那么,介绍一下自己吧?名字就好。唔…从你开始。”
水晶球里射出一道射线,直指庄周。
庄周愣了一下,明白这是让他自我介绍,他敛了敛眸。
“庄周。”
“嗯对就是这样,名字就可以了哟。那,他的右边,继续。”
“韩信。”
“刘邦。”一身紫色铠甲,脸上带着假笑,身边插着一根很大很大的剑。
“张良。”单边金丝框眼镜,银白色的卷发微长。
“诸葛亮。”银发,摇着扇子,笑着的眼眸似乎看穿了一切。
“庞统。”紫色卷长发,小丑般的装扮,身后背着一个人形的玩偶。
“周瑜。”黑长直,披着巨大的披风,翘着二郎腿,很拽的样子。
“小乔。”银白色的头发扎成两个大丸子,手持一把巨大的粉红色扇子,可爱。
“大乔。”双麻花辫扎得低低的,拿着一个灯笼,周围好像有鱼在跳。
“孙尚香。”双马尾,昂着下巴,手边是一把巨炮。
“貂蝉。”头发上别着一个莲花样的簪子,柔柔弱弱的的样子。
“露娜。”银白色单马尾,身边立着把刀,精明的眼神中略露温柔。
“王昭君。”蓝色长发,蓝色的裙子,面无表情好像很冷漠的样子。
“蔡文姬。”绿色短发的萝莉,眨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所有人,身后的坐骑似乎是一把琴。
“李白。”嘴里叼着根草,手上拿着个葫芦,一脸纨绔的样子,腰间的剑似乎是武器。
“扁鹊。”黑色的头发中一撮白发,腰间很多瓶瓶罐罐的东西,里面好像有东西。
***
庄周听了众人的介绍,稍愣了半晌,看向右边。那个人的脸正如记忆中那般爽朗,总带着自信玩味的笑容,一头狂傲不羁的红色长发梳成单马尾扎在脑后。那人似乎注意到了庄周的视线,转过头来朝庄周笑了笑。
“庄周对吗?我是韩信。”
***
“那么,大家都互相熟悉好了吗?”在大家正兴奋地互相认识时,水晶球里的那道人影再次出声,似乎还有些开心。
嘈杂的房间里重归安静。
“我把你们召唤到这里来可不是让你们聊天的,我是让你们来陪我…”他顿了顿,声音中透露出一股难言的愉悦,“玩,游,戏,的哟~”
庄周抿了抿唇,身体一阵僵硬。
“还记得我开始说的吗?”那人道。
“狼人杀游戏?”诸葛亮问。诸葛的头发极浅,近乎白色的头发似乎又有些偏蓝,手上摇着一把淡蓝色的扇子,笑眯眯的。
那人笑了笑:“记性不错,正是狼人杀。不过我们不是要在这里玩哟,我们要玩就玩真人版。”
“地点是外面那个小镇,我们现在位于小镇中央的钟楼上,为了防止一些对这个空间有害事情的发生,游戏规则以及你们的身份,我会在你们踏出钟楼的那一瞬间输入到你们的脑海里。”
“你们踏出钟楼后,会随机分散到小镇的各个地方,同身份的人我会允许你们在大脑内进行聊天。”
“还有,我不会给你们完整的游戏提示,比如其他身份的作用,我不会告诉你们哟~这样游戏才有趣嘛。”
“但是狼人、预言家还有巫师这三个身份的作用是会告诉你们哒,因为如果不知道这个游戏很容易就结束了呢。”
那人很快地说完了这一切,深吸一口气。
“那么,你们有问题吗?”
“有。”
众人看向声音的方向。
周瑜拍了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如果我们不参与游戏呢?”
那人沉默了半晌。
“你敢吗?”那人的轻快的语气突然沉了许多,“后果很严重的。”
李白“噗”地笑出了声:“那究竟是个怎样的后果呢?”
那人又沉默半晌,最后声音哽咽地道出四个字。
“生不如死。”
………
安静。
不知是不是因为被那人沉痛的语气吓到了,房间里猛地安静下来,连呼吸声都几乎不可闻。
为何会有如此的悲痛的语气?
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痛苦到不愿回忆?
***
“嘛,不要这么严肃嘛~”仿佛突然换了一个人,那人一改哀伤,笑道,“如果没有问题了话游戏就要开始了哟w”
众人终于平息好心中难言的感受,又接连问了几个问题,那人一一正经解答。
“嗯哼,还有问题吗?”水晶球里的人影忽闪忽闪,房间里一片安静。
“那,游戏可以开始了吗?”
“等等!”小乔眨了眨眼睛,“在游戏中淘汰以后我们在哪里待着呢?”
“唔…竟然被问到这个了呢。”那人似乎歪了歪脑袋,转而笑道,“淘汰了,就是死了哦。”
***
淘汰,即是死亡。
这句话在十六人耳畔久久回荡,庄周瞪大了眼睛。
重言…
要保护好重言…
绝不能让重言死去…
这是现在庄周心中唯一的念头。

评论(21)

热度(60)